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十二章 卷尾

作者:若虚本书字数:K更新时间:
????下大雪了,建兴十二年的冬天来得太早,秋风的尾巴还在季节的墙垣上逡巡,冬日的寒冷就急匆匆地跳进墙内。雪下了一场又一场,竟比开年时的雪灾还凶猛,像是要把一百年的雪统统倾倒人间。

????刘禅披着一身风雪疾步走入宫门,扬手将落满了雪花的披风丢开,大踏步走入里间,张皇后本坐在榻边,因见皇帝来了,慌忙起身相迎。

????“怎样了?”刘禅一面问,一面把眼睛瞥向床榻上,那儿,正卧着一个衰弱的病人,厚重的光影打下来,仿佛大幅的裹尸布,将她盖得严丝合缝。

????张皇后叹口气:“不好,太医刚瞧过,”她压低了声音,“怕没几天了……”

????刘禅脚下一跌,脸色霎时变得煞白如雪,一双手抖得厉害,眼前黑得犹如天塌地陷,险些晕厥过去。

????张皇后慌得一把扶住他:“陛下,你可别有闪失。”

????刘禅抓住张皇后的手,心里像灌了冰水,凉透了。巨大的战栗从他的手臂传到肩膀,又从肩膀直贯脚底,他张大嘴巴,声音却很小:“丞相夫人,她,她知道么?”

????张皇后抹着眼泪:“知道……她刚还在这里,都听见了……此刻去了长乐宫,一会儿还来……”

????刘禅失神地发着呆,目光望出去,空空的,无有一物。

????“还有一事,”张皇后犹疑了一阵,不甚利索地说,“丞相夫人适才说,能不能让姜将军见见果妹妹……”

????“他来见什么!”刘禅忽然大声道,清秀的脸上炸开了暴躁的青筋,狰狞得像个嗜血的魔鬼。

????张皇后被他吼得一颤,害怕地住了声。

????刘禅觉得自己失态,放低了声音道:“不是,我是说他不能来,相父病故的事一直瞒着果妹妹。姜维一直随在相父左右,从未离开,他若忽然出现,不是全露馅了么?”

????“陛下虑得是。”张皇后没精打采地说。

????床榻上忽地响了一声,刘禅忙丢开手,几步跑了过去。

????诸葛果刚刚从昏睡中醒来,紧闭的双眸很艰难地睁开,微弱的光芒在瞳仁里凝聚,涣散的目光终于停在刘禅的脸上,双唇微微开阖:“陛下、陛下……”

????刘禅俯身坐下,柔声道:“是阿斗、阿斗……”

????诸葛果又盯了他一会儿,唇角抽了一下,仿佛在笑:“哦,阿斗……”她忧伤地叹了口气,“我做了一个梦……”

????“什么梦?”

????“梦见爹爹死了……”

????刘禅惊得几乎摔下去,他摇了摇嗡嗡乱响的脑袋,勉强笑道:“你别乱想,相父、相父好好的呢。”

????诸葛果轻轻喘息着,目光慢慢攀升,在高高的上空凝定、驻足,而后粉碎,她微弱而用力地念道:“秋风苍黄起,原上离草泪。大雪满城楼,将军迟不归。千载伤心事,万里河山碎。独怜闺中花,清芬空为谁?”

????刘禅听得不明所以:“你在说什么?”

????诸葛果发暗的眸子里流淌出透明的笑:“托你一件事。”

????“什么事?”

????诸葛果伸出一只手,缓缓地滑向枕底,哆嗦着摸出一个革囊,她轻轻地拨动着,却无力举起来。

????“这是……”刘禅困惑地说。

????诸葛果注视着刘禅,两行泪泌出来,淌下苍白无血的脸颊,在枕上溅出飞花:“求你,果儿求你,告诉姜维……”她艰难地翕动着声音,“果儿不能做他的妻子了,请他要保重,保重……果儿会在天上,天上看着他……”

????刘禅也不知该不该答应,眼睑一片潮湿,泪纷纷坠落。他掩饰不了自己的痛苦,那痛苦有陈年的遗憾,有诀别的不舍,甚至有羞于人前的嫉妒。

????诸葛果一直看着他,仿佛穿透岁月的伤心期望,他的心疼得片片凋零,却无人为他黏合,他咬着牙,攥着力气说:

????“好。”

????诸葛果满足地笑了,她抚着那只革囊,伤感地说:“阿斗,我、我要去陪爹爹了……”

????刘禅震惊,他像是听见了可怕的咒语,骇得浑身发颤。

????原来,她一直都知道,她什么都知道,从来就没有什么能阻隔她和她父亲的心灵感应。他们如同一体,她因为他而来到人世间,当他离去,她也当绝尘随从。

????“果妹妹……”刘禅哭着伏低了身体。

????“阿斗……”诸葛果动了动手指,“爹爹说,做个好皇帝……”她用最后的力气绽出一个好看的笑容,笑容在她脸上晕出胭脂红,那一瞬,她美丽如初生。

????※※※

????姜维从皇帝的手中捧过那只革囊,他本想忍耐,可泪水却偏偏摧毁了他的坚强,他把头埋下去,虽然悲痛,却没有哭出声。

????刘禅冷眼看着他的伤情,咬了咬牙:“姜将军节哀。”

????姜维抬起脸,泪稀释着那张棱角分明的脸,手中的革囊也被泪打湿了,面上的并蒂花污染了,便似埋在淤泥里的莲瓣。

????“请陛下恩准,”姜维吞着泪说,“臣欲迎果姑娘灵柩归家。”

????刘禅一愣,他忽然就体会出来了,姜维所谓迎诸葛果的灵柩归家,便是要诸葛果入主姜门,以他姜家人的身份下葬。诸葛果生前不能嫁给姜维,死后亦当顶着姜维妻室的名头躺在姜家祠堂里。

????一想到诸葛果会被冠以姜氏诸葛夫人的名号,刘禅便觉得浑身的别扭,再看姜维那悲恸欲绝的脸,越看越是讨厌,他挥起衣袖:“朕明日即遣东园武士护卫,送果妹妹灵柩回丞相府,你尽可放心!”

????送回丞相府……

????姜维呆住,皇帝分明就是拒绝了他,可他不想放弃:“陛下,臣……”

????“不用说了!”刘禅专断地喝道,“果妹妹的丧事有太后,有朕,有丞相夫人!”

????姜维怎么听不出皇帝的意思,皇帝已把自己抛弃在诸葛果的丧事之外,仿佛诸葛果的死和很多人有关,就是和他姜维没有关系。

????姜维心中涌动起几乎绝望的痛,可他能怎么办。这个专横地将本该属于他的权利抢走的人,是手握生杀大权的皇帝,他死死地咬着牙,一声没吭。

????刘禅蹬蹬腿,他用看仇人的眼光瞪着姜维:“果妹妹让我转告你,她让你保重,她会在天上看着你,看着你!”后面的几句话近乎在号叫。

????他又大声地重复了一句:“她会看着你!”他像是觉得很有趣,咧着嘴巴笑起来,一面笑一面甩着袖子大步迈出了宫门,把姜维独个儿留在空荡荡的大殿内。彼此的身影渐行渐远,仿佛永远不可能融合的两种生活。

????姜维从地上慢慢爬起来,他将那革囊攥在掌心,一步步跨过宫门。正是夕阳西下,血似的余晖抹着殿宇的轮廓,他在落日中的蜀宫蹀躞蹒跚。晚霞拖长了他孤单的影子,仿佛一脉暗色的泪,地上的积雪很深了,烙出行行沉重的足印。他一直走,一直走,把自己融在蜀宫的冰冷台基下,成为这庞大宫殿里最后的一幕晚景。

????蜀汉建兴十二年冬,有一个叫诸葛果的女子死去了,皇帝刘禅因缅怀她的父亲诸葛亮,特旨以公主礼仪下葬,她死的时候方才二十余岁,人们痛惜她的早逝,便传说她没有死,她是羽化登仙,做了她父亲的鸾车旁执绋的女童。她曾经参道的乘烟观成了成都最负盛名的道观,许多年香火不绝,远近的百姓常去观内祈祷求福,希望这个登云成仙的女子能保佑自己一生康宁。

????她的肉身已沉睡了,可善良的蜀汉百姓仍然希望,她能和她的父亲一起,成为这个国家的护佑之神,永远保佑天府之国风调雨顺、国泰民安。

????后来的事

????诸葛亮病故之后,曾经的政敌李严在梓潼郡闻听噩耗,悲而伤绝,不久发病而死。这个与诸葛亮同样身受白帝城托孤的重臣,在数年的政治权力纠葛中一败再败,终于被剥夺了一切职权,成为庸碌无用的庶民。然而他似乎一直都在期盼着、渴望着,某一天能重新获得那失去的光辉,可惜随着诸葛亮的死亡,这一天他再也等不到了,只好用同样的死亡结束自己始终不曾放下的欲望。

????蜀汉建兴十二年随着几个人的死亡,旧的一页翻了过去,死亡像渐渐阴霾的云,悄然地遮蔽住这个国家曾经晴朗的天幕。

????蜀汉建兴的年号持续到十五年便结束了,那一年温良恭淑的张皇后辞世。第二年,皇帝立了新的张皇后,于是年大赦,改元延熙。

????从那时起,蜀汉开始频繁地大赦,少时一年一赦,多时一年几次,大赦的原因稀奇古怪,或者是某一夜天空星星很多,或者是一个月下了五场雨,或者是后宫哪位娘娘打喷嚏感冒,或者仅仅是皇帝心情好。

????蜀汉那些年里,牢狱里的犯人换得很勤,司刑吏好不容易逮住的重刑犯,才关了一个月,便因为大赦放出去了,继续为非作歹。司刑官吏叫苦不迭,百姓也因此怨气日增。

????到延熙十九年,姜维晋位为大将军,正式总督军政戎马,屡次兴兵北伐,每一年必要出兵,每一年也必要回朝复命。他不断地奔波在成都和陇右之间,有时他实在劳苦,想在前方歇一年,可皇帝一道诏令送入军中,他又策马飞奔回来。皇帝每次看见姜维跑过宫殿前的漫长台阶,气喘吁吁地跑上殿门,他都对身边的内侍笑道:这个傻瓜又回来了。

????延熙年比建兴年持续时间长,一共坚持了二十年,之后改元景耀。

????景耀五年发生了两件大事。一是大将军姜维在侯和打了一场败仗,双方交锋甚为激烈,蜀汉勇悍善战的飞军将领张钺于此役战死。

????二是皇帝同意在沔阳为已故丞相诸葛亮立庙。自诸葛亮去世,朝野内外屡请立庙,可皇帝总是固执地不准,他像是卯着一股幼稚的脾气,偏偏要和思念诸葛亮的民心作对,百姓不得已于野外路祭,甚不合礼秩。直到这一年,步兵校尉习隆与中书郎向宠等人上书朝廷,请于沔阳立庙,以顺应民心天意,皇帝也不知怎么,忽然就同意了。

????景耀六年,当祭祀诸葛亮的庙在沔阳建起时,蜀汉灭亡了。

bet356中文版 ????皇帝诏令投降的敕书由成都遣使者送至蜀汉各个关隘,一匹匹载着敕书的快马飞奔在各条宽整笔直的驿道上。这一条条昔日昭烈皇帝开凿的国防要道经数十年沧桑更迭,无数次目送着北伐的将士踏上征程,此时却成了传递亡国消息最快捷的通路。敕书送到剑阁时,一直坚守等待后援的蜀军上下痛哭擗踊,大将军姜维接过敕书,郑重地磕了一个头,而后他一言不发,只是脸色有点白。

????第二年正月十八,年刚过,成都城被兵变吞噬了,大将军姜维在这场兵变中惨死,他死在蜀宫门口。临死时,手里紧紧地抓着一枚白莲玉佩,周身被砍得稀烂,愤怒的士兵甚至将他剖腹挖心,五马分尸,那只手却始终不曾松开。

????蜀汉灭亡不到两年,司马懿的孙子司马炎取魏禅代,司马家族经过三代人苦心孤诣的政治蚕食,终于全面掌控了北中国的政权,三国的历史自那一年起发生了转折,从此,历史转向了另一条路。

????西晋泰始元年,定军山的武侯墓前悄悄来了一个人,白衣白发白须,活似个雪人,走路没有声音,像是一缕魂。

????他在武侯墓前坐了整整一夜,说了一夜的话,饮了一夜的酒,当地的农夫偷偷去贴耳朵,听见他在武侯墓前一直在叨叨,可就是听不清他到底叨叨什么。

????有人说,他就是昔日名震巴蜀的占梦师赵直,自从武侯去世后,他便失踪了,可也有人说他不是,因为人们不相信赵直可以活这么久。

????再后来,这个人就没有来过了,那一夜仿佛吹过定军山下的一阵风,过了,便无痕迹。

????泰始七年,安乐公刘禅在洛阳病逝,他至死没有一句遗言。

????太康元年,西晋统一中国。

????天下重获升平,蜀汉和东吴并入晋朝版图,天下在战乱的阵痛中抖搂掉身上的尘土,挣扎着在大雾弥漫的历史路上蹒跚前进。

????唯有定军山下、武侯墓前的双桂,始终执着地向后人无声地诉说着,那千年前的悲欢离合,那曾经滚烫如火的理想,以及扼腕悲怆的遗恨。

????一千七百年过去了,永恒,在定军山的翠微幽静间驻足,他一直都在,从没有离开。

????(全书完)
(←快捷键) <<>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